Consultant

members login

最新

陈平安同学你究竟有多少个男朋友?|明坛小说

2017-09-03 12:40

  明导读:张沙沙著的长篇小说《刘氏孤儿》今天刊发第75章、76章、77章、78章,请您欣赏……安安的同学来看安安,安安伸出手就打了人家,我说:“姑娘,你别介意,她现在还不是特别清楚,她可能是无意识的打人。”安安的同学:“阿姨,我知道,没事儿,打几下又不碍事的,我们在学校的时候也总是打打闹闹的,慢慢就好了,等她彻底了再给她说。”

  2001年3月的一天晚上,我刚把面馆关了门,准备睡觉,听到面馆的固定电话响起,我的心突然一阵,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我接了电话,“喂,请问您是陈平安的妈妈吗?我是岸,陈平安在州城一个刚装修的商场里被高空坠物砸破了头,现在正在河州省人民医院急救,你快点来吧,医生家属签字呢。”

  我的两腿发软,赶忙敲了邻居的门,说明了情况,邻居家的大儿子开车立刻带我去了河州省人民医院,方城到州城开车要两个小时,我的手不停的颤抖着,我特别怕安安离开我,就像我失去的那些至亲一样。

  我到医院后,岸说:“安安已经被送进了重症监护室。”医生只让签字,不让,医生说里面很容易交叉感染,医生拿出来一堆CT片子给我,我一个也看不懂,我说:“医生,我读书不多,你给我简单的说吧。”

  医生:“简单的说,她的脑子都碎成豆腐渣了,明白吗?颅内压极高,要准备开颅手术吧。”我:“开颅了是不是就能好?”医生:“不一定,不能排除别的并发症,开颅手术有高风险性,但是病人现在的情况特别,必须开颅。你签字吧。”我看都没看就签了字。医生:“脚手架从十楼砸下来,好在陈平安只是右脑受损,还有的救,你放心,我们一定全力以赴。”

  我问来调查的说:“什么东西坠落可以把砸成这样?”:“是原来装修公司的一个悬挑式脚手架从十楼坠落,把人伤成这样,和你女儿陈平安一起受伤的一个女孩叫陈吉祥,你认识吗?”我点点头说:“不认识但是知道,她是我女儿的好朋友,我总听女儿提起她。”

  :“那个女孩不是河州省的,是苏城人,她家人把她带回南城的医院了。”我看着问:“那脚手架没有人负责任吗?出了这么大的事儿总要有个负责人出来吧。”叹了口气说:“原来的装修公司都倒闭了,而且装修时请的都是临时工,找不到负责人,没有人负责。”

  我地说:“那商场总有人管理吧,商场那边怎么说?”看了看重症监护室的大门说:“商场说她们接手的是上一个公司的项目,那时候装修的事情他们也不清楚,不过出去对你女儿的同情,商场负责人让我把这两万元转交给你。”我拿着给我的两万块说了句:“谢谢。”

  医院每天有半个小时的时间,我就在重症监护室门口的水房睡,有一天我刚做完开颅手术的安安,我给安安说:“安安,妈妈来看你了,你听到了吗?你给妈妈笑笑,让妈妈知道你听到了。”

  我眼睛都不敢眨的看着安安,突然看到安安的眼角流下了泪,我喊医生:“医生医生,你快看,安安会哭了。”医生:“那不是哭,那是条件反射,对声音的条件反射。”我的心又坠落在深渊。

  我给远在广城的茉莉打电话,茉莉:“姑姑,有什么事一会儿再说好嘛?我在上课。”我:“安安被高空坠物砸坏了,在医院抢救呢,我想问你借钱。”茉莉:“姑姑,你别急,把卡号给我,这节课下了,我就给你转账。”

  广城外语大学下课后,茉莉把留给她留学的钱转了十万给我。岸拿了五千块给我,就再也没有来过医院,我也理解他,毕竟都还是年轻人,没有经历过这么大的事儿,没关系,我在医院守着安安,安安昏迷的第五天,我去医院缴费处缴费,缴费处说:“昨天有人给陈平安缴了两万。他说是陈平安的朋友。”我:“有没有留名字和电话?”缴费处:“只流了个姓,陈,其他没有。”

  安安在重症监护室住了两个月转到了普通病房,我给安安洗手的时候,安安用手打了我,我特别开心,我天天盼望着安安能有点反应,哪怕是打我也好,我喊医生来看,医生说:“会打人是好的反应,是昏迷病人苏醒的。这是一个过程,急不得。”

  我用手机给她和她的同学视频,她嘴里嘟囔着想要说什么,我喊医生来,医生看了看喊来把安安的呼吸机取了,说可以自主呼吸了,不需要呼吸机辅助呼吸了。我特别高兴,我开心的拉着安安的手说:“安安,妈妈一直守护着你,着你能醒来,你要坚强起来。”

  我去水房打热水,看到安安的脚在病床上抬了起来,我问安安:“你想干什么。”安安用脚不停向病房门口的方向踢,我问:“你是不是觉得长时间躺在床上太闷了?”安安点点头,医生说她可以慢慢试着下床,我拉着安安,把安安从病床上一点点挪下来。从站借来了轮椅,推着安安走出病房。

  我推着安安在州城的街上走着,安安看到有人骑自行车从自己面前飞驰而过,我低头看到安安哭了,我从裤子里拿出来一张卫生纸给安安擦了擦眼泪说:“安安,不哭啊,妈妈很爱你。我们走的也很快。”

  说着我加快了推轮椅的速度,安安笑了,我心安了。女儿的笑脸就是我最大的安慰,对我来说,没有什么东西比女儿的笑脸更珍贵。

  安安的同学来看安安,安安伸出手就打了人家,我说:“姑娘,你别介意,她现在还不是特别清楚,她可能是无意识的打人。”安安的同学:“阿姨,我知道,没事儿,打几下又不碍事的,我们在学校的时候也总是打打闹闹的,慢慢就好了,等她彻底了再给她说。”

  我对安安说:“安安,这是你的同学,我们以后不到人了啊。”安安突然生出手抓着我的胳膊狠狠的掐了一下,我说:“没事儿,妈妈的胳膊就是用来给你掐的,你掐吧,妈妈知道你可能心里很难受,没事儿,慢慢的我们就好了啊。”

  安安在病床上睡,晚上的时候我都会把病房的躺椅平放,然后从病房的衣柜里拿出被子和枕头,在病房里守护着安安睡,不管付出什么代价,我一定要把安安的伤治好,让她恢复原来活泼可爱的样子。

  安安被高空坠物砸伤后三个月里,经过六次全麻手术,一次局部麻醉手术,还有全体医护人员的努力,彻底过来了,医生确认后说可以出院了,我开心极了,我喊来了一辆面包车,在医院的下给安安办好了出院手续。

  通过半年的治疗,9月份出院的时候,面包车师傅一大早六点就把我们从州城往方城拉,车程两个小时,到了方城的时候,师傅说:“前面有人结婚,加上堵车,走不动。”

  我看到了前面结婚的饭店上写着:“新郎:岸,新娘:陈倪 安安问我:“妈妈,结婚的新郎是不是特别帅?新娘特别漂亮?”我撑着说:“我看新郎一点也不帅,新娘一点也不漂亮,你睡吧,马上我们就到家了。”

  方城街道办事处主任来到我家拿起一张宣传页给我说:“现在防止大气污染,你这面馆不能用任何和大气污染有关的东西了啊,听到没?”我点点头说:“知道了,以后不用任何和大气污染有关的东西就是了。”

  主任拍了拍我的肩膀说:“知道你女儿去年意外被高空坠物砸伤了脑子,街道上特意让我来慰问一下,这一百块钱算是抚慰金,你拿好,以后要听话,不做违反的事。”我接过手里的一百块像小时候母亲送婶婶出门一样把主任送走。

  面馆旁边卖小菜的老王走进来对我说:“我说你可遵守吧,我这凉菜没事儿,不污染,你的面馆可就不行了啊,起码要把面给客人煮熟了吧,你说是不是?”我叹息了一句说:“遵守,做守法,绝不给街道和丢人。”

  老王打开凉菜摊子上的小风扇,看到方城社区主任骑着电瓶车走过,赶忙喊了句:“主任,给您来点凉菜?新上了几个花生米特别好吃。”方城社区主任走远后,老王用扇子赶了赶摊子上的苍蝇。

  我让老王的孙子帮我写了一张纸贴在面馆的大门上,写:防治大气污染,人人有责,从此,本面馆关门大吉。老王的孙子问老王:“爷爷,我只知道开门大吉,关门也大吉?为什么?”老王用扇子给孙子扇了扇风说:“你刘奶奶老了,开不了面馆了,这不是关门大吉么?小孩子,让你写你就写,这条街上就你写的字好,让你写是给你表现的机会呢。”

  老王的孙子说:“爷爷,长大了我也想像刘奶奶的女儿一样读大学。”老王说:“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你刘奶奶虽然小学都没上完,不认识几个字,可是刘奶奶她爹可是在私塾里念过书,动了一辈子笔杆子的人,我们祖上三代都是推着车子卖菜的,爷爷不你读书,什么时候不想读了就跟着爷爷和爸爸卖小菜,又不污染,能卖一辈子呢。”

  面馆关门的当天晚上,有人问老王:“这面馆开了十几年,怎么关门了,什么时候开业?”

  老王指了指面馆门口贴的字说:“什么时候把大气污染治好了,面馆就开业了。”

  面馆关了,我也就没有收入了,为了给女儿进行治疗,我开始变卖家里值钱的东西,我先喊来收废品的师傅来看看安安高中时候的自行车能不能值几个钱。师傅说:“最多给你五块钱,再多了我都嫌背着重。”我:“五块钱?当年我买自行车的时候可好几百呢。”师傅:“这都多少年过去了,当破铜烂铁卖就算不错了。”我:“五块钱就五块钱吧,你拿走吧。”

  买了自行车后,我开始卖洗衣机,我的洗衣机是安安第一次上班买来送我的,她怕我洗衣服太累了,我找来收废品的师傅,师傅看了看说:“这老式洗衣机不值钱了,最多给你20块,卖不卖?不卖我走了啊。”我:“卖,卖,卖,再不卖,我女儿下顿饭都不知道吃什么了。”

  我开始卖安安的书,全英文版的乔布斯传,还有各种名人传记,还有各种资料,英语资料,法语资料,意大利语资料,各种,卖废品的师傅看了一眼说:“这书是最不值钱的,就是废铜烂铁也值几个钱,有地方回收,这我拿走废品收购站都不要,你这家里应该没什么值钱的了吧,以后别再喊我来了,我也很忙的。

  我找到了邻居的女儿,她在方城环卫处工作,她让我去街上的公共厕所打扫卫生了,每天工作十个小时,中午一个小时休息时间,晚上一个小时休息时间,有一天我打扫男厕所,一个十几岁的小伙子冲进男厕所,我说:“门口写着正在打扫卫生,你不能等一会儿再进?”小伙子:“我等不及了,你先出去,一会儿再打扫吧。”

  晚上睡觉的时候,我听到安安说梦话,梦里安安说:“妈妈,妈妈,面馆要关了,我们怎么办?”我摸了摸安安的额头说:“安安,那是梦,面馆早就关了,街道主任不让干嘛就不干嘛了,安安,你别怕,妈妈在你旁边呢,我们还饿不死,只要天不让我们死,我们就要好好活,我们绝对不能像你外公一样,知道不知道。”

  我说完,安安本来扑腾的腿慢慢平静下来了,我流着泪吻了安安的额头,用卫生纸给安安擦了擦眼角的泪。

  安安出院后一年,总是做噩梦,梦里总是喊陈吉祥的名字,梦里都会喊:“吉祥,小心,头上有东西。或者吉祥,你为什么和我长得那么像,我们是不是失散多年的姐妹?你的右眼角有颗痣,哪天走丢了,这就是胎记啊。”

  我把安安的情况给卖小菜的老王说了,老王说让我带安安去医院看看,医生把我喊出来问安安几个问题。

  医生无奈的摇了摇头,对我说:“你女儿属于PTSD。”我:“那是什么,我不懂。”医生:“创伤后应激障碍( PTSD)是指个体经历、目睹或到一个或多个涉及自身或他人的实际死亡,或受到死亡的,或严重的受伤,或完整性受到后,所导致的个体延迟出现和持续存在的障碍。PTSD的发病率报道不一,女性比男性更易发展为PTSD。我:“医生,能不能简单的说?”

  医生:“这个,反正不好说,你还是给她去好的医院做进一步治疗吧”我瘫坐在医院的长椅上,安安从医生办公室出来对我笑了笑,我的心像针扎一样痛,我对安安说:“安安,我是妈妈,你知道吗?”安安点点头说:“我知道,你是奶奶。”我听到了以后感觉天都塌了,安安从小就没有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哪来的奶奶,我问医生:“医生,那你说她这应该怎么治疗?”

  医生摇了摇头说:“你如果想给她最好的治疗,就把她送到州城第八spirit医院,那里是全河州省最好的全科医院。我对傻笑的安安说:“安安,妈妈也没有办法啊,妈妈要养活你,要干活,小时候妈妈要去捡垃圾卖废品养家,现在妈妈要去公共厕所扫地给你治病,妈妈也没有办法啊,我们认命吧,好嘛?”安安突然咧开嘴大笑了起来。

  入院要做一系列的检查。第一项就是一楼的诊断室=“挖心室”进去后,医生会问安安一些问题,比方城的医生问的多。

  刚走到二楼就看到几个穿一样衣服的男孩蹲在地上,他们统一服装,就像小学生的校服一样,蓝色的衣服有白色的几个条纹,在旁边我突然看到了老家景叉的孙子,小景叉,小叉子说:“这几个孩子都是很好的,就是比较调皮而已,带他们来医院看看。”

  院长会看过安安的病例和诊断,决定是不是接收安安。最后院长语重心长地对我说:“放心吧,我们对每个病人都是用心治疗的,医者仁心,你放心好了。”

  从门诊大楼到住院部有一条特别宽敞的,旁边有各个名医的介绍,只在一念间,变天堂,住院部和门诊部给人的感觉完全不同,spirit医院的住院部和别的医院一样,或者说比我们总去的医院还有温馨,还要有爱。

  把安安送到病房后,我看了看,这病房还是单,有阳台,有卫生间,想想我还要赶回家去扫厕所,给安安挣治疗费,安安依依不舍的拉着我的手,我把安安的手放下来说:“安安听话,妈妈要给你挣治疗费,这医院挺好的,你在这里好好的,妈妈有时间来看你。”

  我走到缴费处,对工作人员说:“我可不可以不来看女儿,但是费用我会按时发到安安的住院卡号上?”工作人员特别和蔼的说:“可以啊,你别打错卡号就行。”我拿着女儿的住院卡,写的几个字,州城第八spirit医院 陈平安,看着灯光闪烁的住院部,再看看医院墙上的表,我赶忙在门口和几个老乡拼车赶回方城。

  车上老乡问我:“你家谁住院了?”我:“亲戚。”“她怎么了住院?”我:“她没事儿,就是来调理身体,过几天就能出院了,没什么大事儿。”

  邻居拍了拍我的肩膀说:“你要相信孩子,玩够了就回来了,像鸟儿一样,总要归巢的。”

  邻居走后,我看了看屋里的用了十几年的表,十点了,明天早上六点我还要去公厕扫厕所呢,我把安安的大学毕业照捧在手心,仿佛安安毕业的时候在我面前说:“妈妈,你看,我大学毕业了,我要挣很多很多钱,我不要你那么辛苦了。”

  安安住院一年后,我去医院看安安,医生说陈平安的PTSD已经转为了阿尔茨海默症。

  医生:“阿尔茨海默症是一种起病隐匿的进行性发展的神经系统退行性疾病。临床上以记忆障碍、失语、失用、失认、视空间技能损害、执行功能障碍以及人格和行为改变等全面性痴呆表现为特征,病因迄今未明。65岁以前发病者,称早老性痴呆;65岁以后发病者称老年性痴呆,简单说你女孩陈平安提前步入老年了。”

  医生指了指脑子说:“头部外伤导致的,临床和流行病学研究提示严重脑外伤可能是某些该病的病因之一。”

  走进安安病房里,我问安安:“安安,妈妈来看你了,你想妈妈吗?”安安依旧咧着嘴笑,

  拍了拍我说:“别问了,谁给她说话她都没有回答,只会笑,不说话,失语了。”

  其实spirit医院的病人和我们正一样难过了会哭,开心了会笑,而且spirit医院里也有好朋友,像大学宿舍一样,安安有几个好朋友。

  第一个:67岁的小梦,她已经满头白发了还整天抱着一个摔得不成样子的娃娃,每到阴天下雨的时候,她都会在阳台上说:“昨晚我梦到天殷了。”小梦抱着娃娃走到阳台上说:“孩子,你快看,天都来看你了。”小梦是广海人,她特别喜欢雪,她家人就大老远把她送到州城,这里冬天可以看到雪。

  第二个:二十五岁的“犯”张旭,怎么形容张旭呢,他“杀”了他的亲弟弟,有一次他带弟弟去游乐场玩,张旭不许弟弟玩那个疯狂赛车,弟弟非要玩,结果弟弟玩疯狂赛车的时候忘了把安全带系好,弟弟去世后,张旭就天天做噩梦,父母也没有办法,把他送到了spirit医院,张旭大学是学机械的,所以医院有什么机器故障了,只要喊张旭,不出半小时,准能。

  第三个是三十岁白癜风的季翔,白癜风是不传染不遗传的,但是季翔还有羊癫疯,在街上发病口吐白沫会吓,羊癫疯发作的时候,必须用绳子把手脚绑住。

  其中只有季翔和安安的年龄相当,季翔总会来安安病房聊天,季翔说:“我不嫌弃你有病,你也不要嫌弃我有病,出院后我们结婚好不好?”安安笑着不说话。季翔:“我知道你喜欢安静,不喜欢说话,你有什么想说的你可以用画笔画出来。”

  安安在拿起画笔在纸上画了一辆车,一个房子,季翔:“我有车也有房,这些你都不用担心。”安安指了指医院的大门,笑了笑。季翔:“我们会出去的,不会死在这里的,你放心,如果我先出去了,我等你,如果你先出去了,你等我好不好?”安安伸出手给季翔拉钩。

  spirit医院的餐厅就像幼儿园的餐厅,大家都会按次序打饭,打好饭后,都会排排坐吃果果,安安打好饭后,季翔给安安招手说:“陈平安,来,这里有座位。”

  安安打好了饭走过去,和季翔面对面坐一起,季翔把餐盘里的荷包蛋用筷子拨到安安餐盘里,安安开心的笑了。突然季翔犯病了,口吐白沫,躺在地上,医护人员赶忙跑过来对申浩进行紧急处理。餐厅里很多人都躲的远远的,只有小梦,张旭,陈平安看着躺在地上进行急救的季翔。

  把她们三个人都送到安安的病房,小梦拿起手中的娃娃说:“我们以后不喝奶粉了啊,奶粉喝多了会呛到。”

  张旭:“弟弟,是你来了吗?是不是你来了?有什么话给哥哥说。哥哥听着呢,你为什么给哥哥做鬼脸吓哥哥啊,太调皮了。”

  有一天,spirit医院骨科新来了两个医生,一个叫余首鸿,一个叫吉名化,安安看到余医生手里拿着一本书,书名《司马穰苴》,安安笑了,余医生问:“喜欢吗?”安安点点头,余医生对身边的吉医生说:“学长,我把书借给她了,把你的《名话传魅》借我看看吧。”吉名化说:“在办公室的桌子上呢,你去拿吧。”吉医生对安安说:“如果你喜欢看,回头也可以借给你看。”安安笑着点点头。

  在骨科医生办公室里,余医生说:“学长,你看过了他们的骨科片子,感觉需不需要治疗的?”吉医生:“骨头没问题,回头请心内科的医生来看看吧。我们骨科能力有限啊。”心内科医生会诊,心内科医生看过片子说。

  主任说:“小梦:心率不正常,没什么太大的问题,但是好像受过很强烈的刺激,导致这么多年来不能恢复正常。”

  小梦家人:“那怎样能给她治好?”主任看了看年龄说:“她都67了,就是能治好,也需要找到引起她刺激的缘由啊。”小梦的家人看着小梦手里的娃娃,长叹了一口气。

  主任说:“张旭没什么大问题,他的心病是他的弟弟,你们把他弟弟带来他就好了。”

  张旭的父母看着张旭弟弟的遗照,流下了眼泪,他们也想把他带回来啊,可是人死不能复生。

  主任说:“安安的心脏也没什么大问题,只是我不明白,很多人都怕季翔,唯独安安喜欢和他在一起。

  主任:“还有安安每次在餐厅都会给餐盘里加鸡肉,可是每次吃完,她都不舍得吃鸡,不知道为什么。”

  一、《杂文百家代表作》由梁衡、邵燕祥、李庚辰、储瑞耕、蒋元明、汪金友、雷长风、周明华等全国数十名著名杂文家亲手签名力著,珍藏版今日起抢卖,200元,先到先得。值得您反复研读,篇篇精品。

  二、《走近杂文家》上下册。由中国文史出版社出版,由全国著名杂文家汪金友和雷长风任主编的《走近杂文家》上下集专著。生动写就杂文人生,篇篇抵达柔软心灵。一书在手,即可从中全国著名杂文随笔大家的创作秘笈。尚余少量图书,包括上下册及运费共计98元。

  三、《联想做大 华为做强》。一本当前互联网成功企业如何起家壮大的好书,一本打开您经济视野的独到专访,您也可以成为一名财经作家。尚余数本,半价出售。价格38元。

  1、欲购书者,请在微信上搜“明话全媒”的微信号,或长按以下二维码识别关注,私信发去购书项目,姓名、地址、手机号。

  每次阅读都是缘份,若您喜欢“明话全媒”公号,请您置顶,方便及时阅读到明话的文章。看罢此文后,您先别急着离开,若您觉得好,请帮忙点个小赞。当然要破个费打个赏什么的,明话很感谢。并请将此文分享到朋友圈,这才是最美的结局,期待下篇文章见。

  《明话全媒》平台主编系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腾讯腾云智库专家,《当代杂文》总编辑,来稿佳作可被推荐到权威纸媒网站联袂刊发。并择优同步转载于腾讯微博、天天快报企鹅号、新浪微博、百度百家号、头条号等明话全平台,覆盖自平台总流量过亿,粉丝总人数超200万。

  前需关公号:zhoumh9。对原创稿纳入“赞赏”和“流量”广告收入平台,作者获“赞赏”金和24小时流量广告收入总额一半为作者稿费。追加励。1万阅读率50元,10万以上阅读率500元。欢迎单位或个人赞助支持平台发展。

网站统计
RSS